只负责开脑洞不负责填坑
永远三分钟热度+西皮洁癖
射孔←_←

如果我们相逢,在多年以后

我该以何向你致意

以眼泪,以沉默

拜伦

短篇的黑少大约就是这个基调了
太久不写手生。。。。

距考试结束也有一个星期了,可我却爬了墙【任性地一头扎进马渣的大坑T T】

我果然无比薄幸。。。

TSN真是太特么虐了,而RPS更是裹着糖的玻璃渣T T

只能求有生之年系列了

还有克夫传奇托比的大三角!!!兰兰快来我怀里心疼死了!!!

哦不对又扯远了。。。

最近看见掉粉才意识到让你们失望了,抱歉!

以后应该会偶尔才更文【考研+爬墙……】

所以菇凉不用太多关注了【取关也没关系的,真抱歉】

鉴于足球圈子有坑至今未填,虽然偶尔也会诈诈尸,但已然三年了。。。

谢谢你们!!!

还好没有坑,心满意足!

【旬斗/奏铃】旧友

00.

  他不动声色把手伸进西装内侧。然而下一秒,空荡荡的腰侧提醒了他,因为婚礼,他的配枪锁在了抽屉中。


  抽屉挨着床头,而那个雕塑一样静默的影子横在他和床中间,他不可能拿得到。该死,怎么可以大意,还是在这么重要的日子!


  他瞥了一眼敞开的窗,月光把窗沿染得雪白,漫进房间的月色刚好停在那个人的跪坐的膝前。这个人先于他进入了房间,此刻背对他而坐并且一言不发,看样子已不只是一会儿的事情。


  婚礼的后续在十分钟后开始,把这个人撂倒拷上再叫丸尾送去警局——虽然...

【旬斗衍生】在风中飘(最终章)

10.

  陪酒女喜笑颜开把信封塞进皮包,撅着殷红的嘴唇对他递飞吻。林诚司眨眨眼,示意她可以离开。擅长察言观色的女人没有纠缠,细腰缓缓探过桌面附到他耳边:“林先生,今晚的电话,一定不要忘了接哦。”


  他看着女人脚踩恨天高平平稳稳出了门,想起她靠近时鼻间的香水味,不自在噤了噤鼻子。


  作为男人的小元晴倒是好闻多了。小元晴偶尔也会喷一些古龙水,味道清冷,就如同他本人的气息,那一点也不惹人厌,正相反,他简直快爱死那香味了,尤其是对方不经意染上自己味道的时候。...


【旬斗衍生】在风中飘09

09.

  他感到浑身冰冷。灭顶的恐慌从左胸腔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。


  六本木龙名会旗下的夜总会他找了个遍,听到的却是甲斐安然离开的消息,没有意外没有打斗,林诚司还没有动手,可他一定不会放弃这个支撑着他出狱的唯一念头。他急匆匆赶到他家,透过猫眼看到屋内漆黑一片,四周安静得只听得见自己粗重的喘息。


  他想起下午林诚司踌躇满志的神色,终究无法说服自己这一切只是偶然。


  等在路边的出租车再一次摁响喇叭,矢野元晴回到街口,司机已经开着黄色的本田一溜烟消失在街尾。他...

【旬斗衍生】在风中飘08

08.

  这个时节天还算不上热。


  林诚司一如既往穿着黑色的修身西装,细致的纹路勾勒出他高大修长的身型,矢野元晴的目光停留在对方宽阔的脊背上,没头没脑想到这还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和林诚司一起走在阳光下。


  他低头打量了一番自己灰色连帽衫深色牛仔裤,等下一秒察觉出这个举动的目的,又无语抬起了头。就他们俩的关系而言,今天怎么也跟约会扯不上关系吧。


  至于关系?两个走在边缘的人互相靠在一起而已,甚至说不上取暖——虽然夜间肢体交缠带来的温度几乎快把他灼伤。他只是...

【旬斗衍生】在风中飘07

07.

  矢野元晴把餐盘放进洗碗机,转身敲了敲浴室的门。里面的水声小了一些,几秒后门被拉开一条缝。


  “吃完早餐的盘子记得放到洗碗机里,”他别开脸,“我现在就要出门。”


  林诚司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汽,越过矢野看到餐桌上的烤面包和蔬果沙拉,眯着眼睛笑道:“欸,终于没牛奶了?看上去还不错,小元晴真是超级棒呢。”


  他对这个人虚伪的语气习以为常,也不多看一眼,直接走到玄关换鞋。小巧的鞋架因为多出来几双皮鞋显得非常拥挤,他的视线在那几双大一码的鞋上停留了一小会儿...

【旬斗衍生】在风中飘06

06.

  町村的食物中毒案终于平息下来。


  早川维托不光彩的过去一度被推到风口浪尖,尽管公司对媒体封锁了消息,但谣言已在公司内部传开,其他员工背着他议论纷纷;幸好这边店里的同事与他共事已久深知他为人,不仅没有疏远,反而用行动支持着他。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什么辩白都显得苍白无力,只有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工作,才能逐步消除其他同事对他的误解。


  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。小花拍了拍他的头,固执地比划着。


  他抓住她的手,像模像样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大大的笑脸。...


【旬斗衍生】在风中飘05

05.

  看到公寓的第一眼,矢野元晴倒吸了一口气。尽管非常失礼,但他本能顺从了身体的第一反应。还在上学时,他也常常去玩得好的几个朋友家写作业打电玩,男生的房间总是一团糟,脏衣服臭袜子遍地都是,桌上乱七八糟放着侦探小说游戏碟,桌角床脚的死角地方还总塞着禁♂忌杂志和光碟……林诚司的地方比那些加起来还要惨烈,简直堪比台风过境后的惨状。


  林诚司脸上也挂着尴尬的神色,他手忙脚乱把矮桌挪到窗户前,又将地上的衣服扔到床的另一边,终于腾出一小块空地可以供两人坐下。


  矢野憋住笑,穿过狭小的饭厅,到床边坐了...

【旬斗衍生】在风中飘04

04.

  “She is too good for you.”


  他忘记是从哪部欧美电影里听到的台词。


  山本提到小七那一刻,他脑海里有个声音反复念及这句台词。后来,他才发现,那个空洞的声音不属于其他任何人——那是他自己的。


  ——矢野元晴配不上小七。


  或许从始至终都是。


  杀死亲生母亲的凶手,说到底,究竟还有什么颜面存活于世。所谓“活着是为了还清长仓家债务”的理由,无非...

1 / 4

© Mercedes1310 | Powered by LOFTER